辩证看待内容和形式,精准破除形式主义

辩证看待内容和形式,精准破除形式主义

习近平总书记2019年5月在考察江西革命老区时强调,党中央即将对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作出部署,今年是基层减负年,各地区各部门要将此作为主题教育的重要内容,坚决整治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,加强真抓实干的作风建设。

1565923547623

形式主义常居“四风”之首(“四风”即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、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),与官僚主义形影不离。同形形色色的形式主义作长期坚决的斗争,是我们党一以贯之的鲜明态度和艰巨任务。

反对形式主义非常不简单,首先要辩证看待内容和形式。唯有客观准确地认识内容和形式,正确并科学地区分什么是必要形式、什么是形式主义,才能达到精准破除形式主义的目的。

形式与内容互为表里对立统一

辩证唯物主义创始人马克思说过,“如果形式不是内容的形式,那么它就没有任何价值了”。这是最早和最经典的、最准确和最客观的、举重若轻且入木三分的对“形式主义”的灵魂鞭挞。换句话说,“只要形式是内容的形式,就有它存在的价值”,同样成立。其言既出,权威认定形式与内容互为表里、对立统一,相辅相成、不可割裂,令人信服地厘清了“形式”与“形式主义”的边界。因而,我们反对形式主义,却不能反对一切形式。

内容和形式,其实是一对矛盾。而矛盾的实质特征,是既对立又统一。矛盾运动客观存在,周而复始,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却有个从量变到质变、即质量转化的问题。通俗地说,就是质与量是否适应适度,在内容性质既定的前提下,形式量度是恰如其分、还是失度过分的问题。

当下基层干部群众仍不断吐槽形式主义问题依然突出。平心而论,真不是领导和同志们不愿贯彻中央精神、也不是大家热衷于搞形式主义,而是说起来道理都懂,做起来似乎又无所适从。

道理与惯性矛盾、理想与现实错位,是当前形式主义难以根治的一大障碍。开会发文、汇报填表、检查评比,“例行公事”作为常规性工作,没有任何问题;但放到思想作风特定背景下,就会发现解决这个问题非常不简单,甚至说来容易做来难。归根结底而言,还是形式与内容辩证统一是否到位的问题。

例如把检查评比作为例行程序,各方面都强调自己的重要性、特殊性,多批次、大规模、泛规格、高密度地检查评比,基层单位必然应接不暇,不堪其扰、不胜其烦。横向是部门、纵向是地方,交叉是行业、延伸是单位……从基层党建、文明创建到脱贫攻坚、安监环保、教育科研、工青妇等等,一路检查评比下来,头绪总量对基层压力是否过度?到底是干扰了基础性日常具体工作,还是促进了整体性宏观协调工作?真得好好掂量一下才行。而掂量的尺度,关键莫过于形式跟内容是否对应或匹配——是互为表里对立统一,还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!

反对形式主义不等于反对一切形式,不排斥正常的形式活动

辩证唯物主义者认为,内容决定形式,形式体现并服务于内容。任何事物,既有实质内容,便有表现形式,二者不可或缺。辩证看待内容和形式,就要合理设置关联紧密的内容和形式、有效运用对立统一的内容和形式。反对形式主义,不是抵触与实质充分对应的运动形式,更不是简单一刀切、取消一切运载实质内容的有效表现形式,如此这般,那便是“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”。相反,诸如思想政治工作、全民学习工作、党员教育工作、干部培训工作,公众参与社会管理工作、新闻宣传舆论监督工作、理论研究与体制创新工作、群众性文艺体育休闲娱乐工作,等等,无一不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“中国梦”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真实投射和有效反映,这些实实在在的灵魂动作与身体力行,只能加强,不能削弱。

一切工作都是内容之上的形式,或曰形式之下的内容,概莫能外。所以,该开的大会,要大张旗鼓地开;该发的文件,要妥妥帖帖地发;该做的检查,要扎扎实实地做;该搞的评比,要大大方方地搞。比如,逐级开会传达贯彻中央重大决策和领导讲话精神,应不应该?强化责任担当尤其对重要事项严格把关,是否必要?部署工作之后,督查落实、督促整改,应不应该?精细化管理,要求列出详尽工作计划、给出进度时限与质量标准,是否必要?都应该、都必要——只要形式跟内容相统一,这些常规程序理所当然没问题。

但实际情况是,如果党政群等多个职能部门都要求召开相同内容的会议传达贯彻,市县乡、局处科都要求拿出落实意见,那基层得写多少汇报、印多少方案、开多少会议才能“过关”?简化合并当然好,但简谁、合谁?谁来简、谁来合?往往既简不了、也合不成,结果还是开会发文、走走过场,草草了事、不了了之。

责任编辑:刘媛校对:于川最后修改:
0

广东快乐十分 极速赛车单双公式计划 博盈彩票开户 北京pk10 亿信彩票开户 小米彩票技巧 上海天天彩选4 500彩票网 山东11选5计划 幸运时时彩